English | 中文 | 舊版

加快科技成果轉化是助推産業綠色高質量發展的最有效手段

——第五屆環境與發展智庫論壇産業綠色高質量發展分論壇側記 

  綠色高質量發展是産業尋求可持續發展、高效益發展的必然選擇,而産業要實現綠色高質量發展,就必須轉變發展模式,變資源導向型爲科技導向型。這是日前參加在蘭州舉行的第五屆環境與發展智庫論壇産業綠色高質量發展分論壇的政産學研專家說得最多的一個話題。 

  高效率地開發資源、發展生産,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基礎與前提。人類要生存、要發展,就必然要消耗資源。而且隨著人口的增加和生活質量的提升,對資源的消耗會越來越大。2019624日《自然·通訊》發表的《未來能源需求增長因氣候變化而放大》的文章也指出,不論設定未來人類采取什麽樣的發展情景和發展模式,全球能源的需求都會大幅度增加,而且在熱帶的大部分地區、南歐、中國和美國能源需求的增加幅度可能最高,尤其是電力的需求。資源消耗將是伴隨人類發展長期存在的問題,而限制人類發展又是不現實的。如何協調好資源開發與生態保護、發展生産與環境汙染的關系,在取得經濟效益最大化的同時也能夠保持生態優美、環境整潔,一直是困擾衆多生産企業,尤其是資源型企業發展的現實問題。 

  當前,世界産業和經濟格局正在經曆大調整大變革,並且已經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趨勢,綠色增長、可持續增長成爲全球經濟發展的趨勢之一,許多重要科技領域都已經取得或正醞釀著重大突破,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革命蓄勢待發。越來越多的事實證明,唯有加快技術創新、加快科技與經濟的深度融合,確保人類對自然資源最高效的利用、對生態環境最低限度的破壞,才能保證人與自然的和諧,保證人類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說到科技促進産業高質量發展,有必要關注中國科學院。作爲國家戰略科技力量,中國科學院近年來瞄准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需求,不斷強化頂層設計,及時制定並實施科技成果轉化專項行動計劃,並集中力量狠抓一批重大示範轉化工程,通過體制創新吸引和帶動地方、社會、企業力量加快科技創新成果的推廣應用,産生了明顯的經濟社會效益。“十三五”期間,全院的科技成果轉移轉化使相關企業新增銷售收入超過6000億元/年,實現利稅600億元/年;孵化“雙創”企業5000家,爲2萬家企業提供“四技”服務,專利實施1萬件次。“2018年中國科學院有10家研究所新签订科技成果转移合同金额过億元,其中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23.18億元、上海药物研究所16.85億元、长春光学与精密机械研究所9.48億元。” 参加分论坛的中国科学院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知识产权办公室主任杜伟博士向与会者介绍说,“在新时期办院方针指导下,大连化学物理研究所也高度重视科技成果转化工作,已经与约50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廣泛的科技合作關系。近五年研究所已經實現應用成果規模工業化轉化50余項,支持相關企業實現工業産值1000億元/年;累計知識産權許可轉讓600多件,合同金額超過17億元。”  

  “過去的褐色經濟與現代綠色經濟在資源配置、增長方式、核算標准等方面都完全不同,現代綠色經濟不僅追求經濟效益,也同樣追求環境效益和社會效益,而科技與産業的深度融合是助推産業實現綠色高質量發展的關鍵。”參加分論壇的中國科學院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羰基合成與選擇氧化國家重點實驗室的胡斌研究員對此也深有體會。近年來,胡斌研究員帶領團隊一直緊密圍繞企業技術難題進行研發創新,在氣法精煉新技術制備多功能金屬粉體材料、金屬無機氯化新技術制備納米金屬功能材料、無機碳水催化新技術制備有機化合物等領域産出了系列創新成果,打破了相關領域國外技術壟斷,幫助金川集團、吉恩鎳業等企業建成了羰基金屬生産線,推動了我國羰基金屬産業化,有力支撐了下遊航天、軍工和民用産業的高效發展。 

  “實體經濟與數字經濟深度融合成爲趨勢,而工業是新一代技術的集大成者。隨著智能科技的發展,一切智能皆服務,邊緣能力的崛起意味著物理世界的全面蘇醒,數字經濟實體經濟無縫融合。如何有效賦能傳統産業,助力産業綠色高質量發展,互聯網企業也將發揮方面軍的作用。”來自阿裏巴巴集團阿裏雲西北大區事業部的彭暢總經理認爲,“網絡協同和數據智能是助力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雙螺旋,但是企業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會面臨一個基本矛盾——企業全局優化需求與碎片化供給之間的矛盾,而解決這一矛盾的核心,是如何跨越集成應用陷阱。”據他介紹,阿裏雲近十來一直見證和助力中國企業數字化創新,未來也將發揮自身技術優勢、人才優勢和平台優勢,爲西部企業構建更高效的網絡協同、更精准的數據智能,幫助建立西部工業大腦平台和工業互聯網平台,發揮好企業創新加速器的作用,助力西部企業智能化升級並推動相關産業實現綠色高質量發展。 

  總之,構築更加完善的科技成果轉化體系與機制,建立科研院所和高校科技成果快速轉化通道,將是助推産業實現綠色高質量發展最有效的途徑和方式。目前東部發達地區産業已經或正在形成科技創新驅動發展新業態,但西部欠發達地區,尤其是甘肅等西北省區的産業還處于探索起步階段,還需要加大措施,加快構建科技長入經濟、科技驅動發展的常態機制,構築區域工業新生態,全面推動産業綠色高質量發展。 

  [吳新年] 撰稿 

附件下載